青鸟不想送信

学生党。。。更文不定时😭

蓝河为了报答叶修,
元气满满地去到城市寻找他。
蓝河跑啊跑,
从白天找到夕阳时分,好累啊,
可是在叶修抱住他的时候,
就一切都值得,
想见他的时候,
要大胆地跑着去啊。

这段话好像是之前一个cp测试里看到的,好像是什么友人帐。。。
记不清了( ー̀дー́ )

世界冠军张佳乐(๑>؂<๑)

如果可以去旅行,我希望是秋冬时节的佛罗伦萨,这样我就可以以观景台的微风为由,钻进你的大衣里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放在心上的男孩,以后也要放在床上_(:з」∠)_

如果你够及时,能赶上这个冬天和我一起吃火锅、喝奶茶、看电影、放烟花,合照秀恩爱,那么这个冬天一定很美好❤❤❤

他俩实在是太好磕啦啦啦啦✪ω✪,民政局已经帮你们搬过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❤️❤️❤️

【叶蓝中秋/第8题】One Way Love

有生以来,
我有过三次最强烈的心跳,
分别发生在,
第一次上台演讲,
下楼梯一脚踩空,
你对我回眸一笑。

一、

    “洗剪吹啊,老板。”
    有人推门而入,门外挂着的风铃四下碰着,只听着便让人脚步都松快几分。店中柜台上零星放着几盆多肉,其中摆着木制的小板架,上面缀着几枚自制的贝壳夹,今天的信纸还没来得及放上。
     柜台后突然冒出的男生是街上独一份,若不是熟人还得吓上一跳:“罗叔染发吗,今天是酒红色特供哦。”
     “是蓝河啊,我这一大把年纪就算了吧。。。。额,少天那孩子在吗?我就找他理个发。”
     男生还是笑得开心:“黄少啊,在里头正帮人剪着呢,您先进去坐着等吧。”
     目送着那人掀了帘子,蓝河又坐回了位子。

     这是这座岛上唯一的理发店,这里与外界交流有限,岛民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旧习,终年的炎热将这儿的植物熬出了艳色,慢节奏的生活让旅人流连忘返,当他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时,他就决定了。

     “我不走了,我要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 理发店店长喻文州是个看着极为温和无害的男子,常常围着一件米色的围裙,全身倒腾的很是清爽,明明是个近视眼却少见他戴眼镜,蓝河只记得当初来这儿应聘时他难得架着副无框眼镜,看似笑得格外可亲,事实上里外透着股疏离。
     想到这儿他抬头看向正照料着多肉的店长,黄少天刚好扑倒在他的背上,喻文州回手挠着他的痒痒肉,俩人便闹作了一团。

     果然啊,只有和黄少在一起店长才会这么放肆的笑。。。

     他低下头随手翻过一页杂志,

     真好。

二、

   
    第一次听见叶修的名字是在黄少天的嘴里。
    当时蓝河已经在店中安顿了下来,因为先前毫无经验就且当了个学徒,如今正在跟着店员学着染发。
    “叶修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飞机?!好好的跑到这岛上来想干嘛荒岛求生吗真是气死我了!”
     他一个回头便看见黄少气势汹汹地往外冲,后边是笑得无奈的店长。黄少天叉着腰挡在店门口,众店员满头雾水地看着他,只见他回手拍了张纸在店门上:“记住啊,以后我们的店规就是—叶修和狗不得入内!”
 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啥玩意儿?

     第二次是在两星期后。
     蓝河正用刷子把染膏往假发上涂,他听见原本拖着躺椅在门口乘凉的黄少似乎正骂骂咧咧地赶着人,他慢下动作偷偷往门外看去。
     翻滚着热浪的午后,伴着连绵的蝉鸣,那人斜倚在门边,手里点着烟,隔着滚烫得略带扭曲的空气,他望向这里,挑眉一笑。
     蓝河红着耳尖别过头,手上刷子猛地带倒了模型头,染膏也溅了一桌,他听见那人在轻笑,却再不敢回头,心脏跟擂鼓似的跳动,蓝河甚至觉得自己有些腿软。

     靠。。。这条狗的颜值有点高。

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
板子终于到了,小小复建一下~~~

【叶修生贺/叶蓝】我在赶去找你的路上——6:00

贺文———我在赶去找你的路上

叶修&蓝河

群嘲宿管&奶凶不良

#ooc预警。。。

#国家还欠我一个叶姓宿管阿姨

一、

        蓝河与他的第一次相遇,时机不太对,地点也不太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彼时他正踩着邻校男生的背,手里还捏着根烟,妥妥一副校园欺凌的现场:“你再大声说一遍,倒底谁才是这条街最靓的崽?”男生伏地痛哭:“是你是你。。。不不不,黄少天!是黄少天!黄少天才是最靓的崽,呜呜。。。!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河丢了烟蹲下身来,心里美滋滋:“有眼光!那个叫什么叶修的就丢脑后去吧,听名字就知道一定长得歪瓜裂枣。”身后春意老听着脑袋一抽一抽的疼,偏偏还治不住他,不过是在评选活动里没有投给黄少天一票,至于大半夜翻墙堵着人家吗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行了,”春意老一掌呼在躲在一旁偷笑的笔言飞脑勺上,“再不走人宿管阿姨该找过来啦。”蓝河扯了扯脸上的黑口罩,也没有管那连滚带爬往外逃的家伙,反正没见着脸,也找不到自个儿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正是夏天,外头不仅闷热,还到处都是蚊子,三人又站在树丛边,更是妥妥的活靶子,蓝河背身摘了口罩,一旁的笔言飞正好拍死一只吸饱了血的蚊子,血淋淋淌了一臂:“过分了老蓝,出门前你是喷啥了?这蚊子怎么不叮你光叮我呢?”蓝河吐了口气,原先严防死守的脸上已经闷出一层薄汗,白净的脸上还带着粉:“你每天在那大鱼大肉,帮你吸点油还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意老已经攀上栅栏翻身跃了下去:“走吧。”笔言飞扶着杆子也不急着上去,反正从兴欣回蓝雨也就一个翻墙的功夫:“你说,那叶修到底什么来头,连黄少都被比下去了。。。”结果不知从哪儿悠悠冒出一句“也没什么,就是个宿管阿姨罢了”,顿时吓得呆立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蓝河没有搭腔,只一把推醒了笔言飞,俩人飞身翻过了栅栏,前者火燎屁股似的一落地就往来路跑,蓝河却趁着转身的间隙拿余光扫向隔壁大楼的角落,一点猩红缀在夜色中,微颤时落下零星碎屑,惊鸿一瞥下他看见那人模糊的面容在月光下半隐半现,似乎还勾着唇角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河松了手里的杆子,转身追向前面的同伴,忽然不自觉地抿了抿干涩的双唇:

        还挺撩人。。。

二、

        都说“小猪佩奇身上纹,掌声送给社会人”,

        蓝哥很社会,蓝哥很怕疼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蓝哥喜欢黄少天,但是蓝哥很怕疼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为了应援偶像,蓝哥咬牙专门定制了一整套花臂贴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满满一手黄少天,幸福感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似乎有人很不买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听到人群中格外突出的一声轻笑时,蓝河格外凶狠地瞪了过去,边上笔言飞神神叨叨地伸手兜着:“又瞪,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呦,”那人穿着一件纯黑短衫,一头清爽利落的短发,纯黑的瞳色很是好看,只是衬得脸色有些过分苍白,不过精神头看着不错,嘴上还叼着一根没有点上的烟,边上围着一群男男女女,听他出声打招呼,目光炯炯地都往蓝河这儿看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蓝河默默放了袖子,又将帽檐往下压了压,顺带把身边那二货也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老蓝,这谁啊。”人还跟你打招呼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蓝河在心里头骂娘:我还想知道呢!

        蓝河报的是马拉松项目,另外还有同班的一位女生,是个比爷们儿还爷们儿的家伙,俩人虽然同班,也就见面问个好的交情。但蓝河还是跑去班级集合点招呼了一声,俩人一起往检录处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女生一马当先走在前头,蓝河也不急,跟在后头亦步亦趋地保持着半米距离,所以即使她回过身来时蓝河正微微侧身脱着外套,停下脚步时俩人也还隔着段距离。。。蓝河低头时能看见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许博远,”女生没有随着班上男生喊他外号,这样显得很严肃,蓝河也发觉了女生的郑重,原本甩着外套的的手也放了下来贴着裤缝,“你是喜欢男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河傻了,手里外套都险些抓不住:“什。。。什么?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生目光微移,正好落在他的右臂上,蓝河被她打量得下意识一缩:“你。。。喜欢黄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。。。什么喜欢,我这叫崇拜大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黄少的比赛就没见你缺席过,加油声最大的就是你。。。你还不允许别人说他,”女生自顾自地说了下去,“现在都把他纹手上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空荡荡的左手无处安放,蓝河尴尬地拿它捂住张牙舞爪的花臂:“不不不,不是,这是贴的,一次性产品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扑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谁啊这么没下限,还带偷听的!

        偷听就算了,请您安静些好吗!

        蓝河看向左手边的角落目露凶光,正好瞧见先前的小白脸点着烟蹲在角落的树荫下,站位还挺好,要是不细看没人发现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猥琐!

        “蓝河?许博远?”那人继续蹲在原地,米二的高度硬是蹲出两米的气势,“你喜欢那话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去你的话唠,你才是话唠,你全家都话唠。

         女生站在边上,一脸迟疑:“你俩。。。认识?要不我先走一步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认识个鬼。”蓝河掉头就走,连落地上的外套都不要了。

三、

        蓝河气的很,孤身一人找到了检录处,接着才迟钝地发现——自己的外套落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件外套是刚买的,黄少天同款,蓝河的心头宝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气哦,可是还要保持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今天没有什么日头,大中午的天色就有些暗下来,空气中带着水汽,只是南方的夏日总是湿热的,黏黏糊糊的让人心烦。蓝河扯着领口四处张望,没有看见大春他们倒是与别的东西对上了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绕岸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河毫不吝啬地给了这个入高中以来就互看不顺眼的家伙一个白眼,往日一点就炸的暴脾气却只是朝他回以轻蔑一笑,蓝河挤了眉毛心里暗暗惊奇:这臭脾气今天这么淡定?

        “马拉松男子组比赛即将开始,请选手在起跑线就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裁判哨声的催促下,乌泱泱一群人总算是吵吵嚷嚷地挤在了起跑线上,蓝河收了收被打了好几记的胳膊,白白净净的脸绷得紧紧。

        信号枪响了,一股白烟从枪管慢慢冒出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起跑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河迈出了左脚,没有任何缘由的,心头突然漏跳一拍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往前迈的脚步被大力制止,脚腕上无法忽视的痛感让他心下微沉,蓝河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正不负惯性向地面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种种似乎都被按下了减速键,他听到四下变了调的惊呼,看见隐藏在人群间绕岸等人带着恶意的笑容,还有。。。还有一个难得没有叼烟,向他跑来的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胳膊磕在了水泥地上,带响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喏,你的外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骨科外头的塑料椅上,蓝河对于自己突然间伤残人士的身份变换还有点愣:“啊。。。哦,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站一坐的情形下,蓝河被完全罩在他的身影里,不由得再次感慨此人的高个儿,自己一米七五的个儿站着才到他鼻子那儿,可别提现在了。不过可能是天生气质的原因,总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,没有什么威慑力。蓝河仰着头打量他,只觉得这人垂眼看着自己的模样真他妈勾人,果然,长得好看的人怎么样都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现在你这情况也走不了路,我背你下去吧。”那人说着就要蹲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可以叫同学来。”蓝河面红耳赤地几乎是吼着站起来,完全没有在意左脚上偌大的一坨石膏,短了一截的右脚一下子碰不到地,整个人踉跄着往右边歪倒去,幸亏那人眼疾手快地扶了一把,不然右手也得“吊个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扶着他坐下,面上带笑:“不背就不背,这么激动做什么。。。我去租个轮椅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河目送着他去到护士站,然后面无表情地别过头疯狂撞墙,哐哐作响的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博远你个智障,人家不就摸了你一下吗?激动个屁啊!

        蓝河是被一路推回来的,笔言飞和大春早早等在了寝室门口,双方各打了个招呼便散了,那人却还得回医院还轮椅,蓝河很是过意不去,又不知该怎么回报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名字啊,”那人突然停了停,像是想起什么来,眼里含着笑意,“还是算了吧,先前有人说我名字听着就觉得长成歪瓜裂枣样儿,我要告诉你了,以后看着我脸喊得多别扭。。。喊我老叶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。。。此人好生不要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回吧,我也得还家伙儿去了。。。”老叶扶着轮椅,空出手来朝他挥手,“哦对了,记得多喝些骨头汤,补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河回了寝室摸摸衣兜,原本放烟的地方被塞了满兜的棒棒糖,里头还夹着张纸条,龙飞凤舞的有点丑;

        抽烟对身体不好,我就先没收了,要是真上瘾,就含个棒棒糖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河一把打开妄图染指的笔言飞的手,心里炸出一个又一个的烟花。

         蓝河心想:靠,我好像要被一个老男人撩走了。

四、

        “嘘,不要乱动,当心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河已经分不清现实与虚妄,他没有任何办法去动一动自己的四肢。。。他张了张嘴,想起寝室里除了自己都去了操场,他好像飘在半空,无助地看着那双修长有力的手臂慢慢缠上自己的腰肢,紧紧的。。。他半倚在那人怀里,像躺在手术台上看着医生的术前准备,喉咙毫无征兆的一紧,又或者是心跳过快带来的窒息感而剧烈地喘息着。蓝河被迫地仰起头,脆弱白皙的脖颈暴露在空气中,有什么湿热的东西触了上来,闷哼声被带着凉意的手堵在喉间,狠狠弹起的腰被死死搂回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河呜咽着眨了眨眼,眼里含着的水滚滚而下,纤长的睫毛粘黏在一起,那人滚烫的吐息就在耳边,他什么也听不清,耳边滋啦作响的电流声阻断了声音的传播。模糊不清的,他感知到那只手挑开裤沿摸了进去,软软地缠了上来,:“小蓝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唔。。。”蓝河放开被攥得皱成一团的衣角,从床上腾的坐起来,耳边因为某种原因还在嗡嗡作响,明明寝室里冷气开得足,身上却能硬生生冒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人坐在那儿愣了许久,蓝河才把脑袋砸回在枕头上,沾上东西的外套还揪在手里:“操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疯了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独自在寝室进行的“活动”有点耗体力,导致笔言飞他们逮着绕岸套了麻袋一通揍的时候,蓝河靠着墙都还觉着有些腿软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有点虚啊。。。要不买点东西补补?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少年你们很猖狂啊,在兴欣边上就敢打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猝不及防的,蓝河与自己的春梦对象对上了眼:“你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操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目光不受控制的往那双正屈指夹着烟的手上,蓝河难得“老脸一红”:“又,又见面了哈。”老叶眯着眼看他,嘴里的烟一上一下地动着:“腿好得挺快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。。。他好像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蓝河这样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如白日一样懒懒地立在街口,白T恤黑短裤凉拖鞋,手里还拎着外卖,脸上也是惯常的笑,可是不对啊。。。不该是这样的笑,不该是这样的语气,蓝河心中莫名升腾起一股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的心之所向是一丝灼热的火种,你还会不会继续往前?

        继续啊,当然得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我从无边夜色中找到的,他在寂寞而又温柔的燃烧着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我一个人的宝贝。

         做梦又怎么了,做了。。。那种梦就不能在一起了?

         等到他真正成为我一个人的,他怎么弄我都是我们自个儿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蓝河就这样笨拙地,执拗地单脚蹦跳着靠近他,他也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,任凭自己一步一步进入他的世界。蓝河可以感觉到他扶住了自己的胳膊,但他就是站,不,稳。抬手一把揽住他的脖颈,蓝河可以察觉到他身体一瞬间的紧绷:

         “诶,我想问一下,你缺个男朋友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笔言飞: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大春:。。。。。。

五、

        叶修会注意到蓝河都是黄少天那个话唠的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五大体校的学生私底下有开过一个投票———关于五大体校里谁才是最靓的崽。。。当黄少天举着手机硬逼着他看那所谓的投票结果时,其实他是拒绝的,然而整整一天的音波攻击让他不得不向命运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。。。我是第一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那个话唠当场就向他啐了一口:“呵呵,诶你说他们是不是瞎啊,你个叶不羞竟然会比我有人气,简直没天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叶修眼也不抬:“没办法,不怪你太弱,只是对手太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滚滚滚滚滚滚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没有赢过你,但本少发现了一个真爱粉,一个人就占了十分之一的票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能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了吧,注意手机号码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什么名啊,让我也认识认识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我看看,好像叫什么蓝河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给我大声说一遍,倒底谁才是这条街最靓的崽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叶修正躲在寝室楼后头过烟瘾,结果正好瞧见了“欺凌”事件的全过程,本来也没什么,奈何一群小屁孩嘚吧嘚地就聊到自个儿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蓝?

        蓝河?

        叶修饶有兴趣地探出头去,正好瞧见拉下黑色口罩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    哎,小模样还挺耐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着自个儿一根烟都快燃尽了俩人还扒着不肯走,叶修忍不住出声打断: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个宿管阿姨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们可以回了,明天不上课啦?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如愿了见到俩人惊慌失措的表情,叶修在夜色的掩盖下毫无下限地笑弯了腰,烟灰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又莫名有些小酸:怎么我就没有这样的粉丝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蓝雨办起了运动会,美其名曰欢迎前来参观,事实上就是想抓壮丁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跟着苏沐橙一行人去了篮球场,一眼就认出来了人群中又蹦又跳的小家伙,再一看,哦,那话唠在场上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年纪小,热血上头,为偶像纹个花臂也就分分钟的事儿,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理,就这么笑出来了。小孩耳朵尖,回头就瞪了过来,叶修顺势朝他打了个招呼,边上苏沐橙瞪着双美目:“这是谁啊,是你的熟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摇摇头,一特有趣的小孩,黄少天的粉丝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沐橙眨眨眼,有点酸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吗?没有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溜开去抽烟的时候又遇上了蓝河,也知道了他的真名———许博远,很是安静的名字,和他张牙舞爪的样子可不像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他说对黄少只是崇拜时,叶修莫名有了好心情,就算后来又被瞪了一眼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小孩似乎已经忘了那个晚上的初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垂眼看着他头顶的发旋,暗暗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赛才刚开始,蓝河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远远看着仿佛那一瞬间心脏都停止了跳动,他想摸摸他的脸,也许这样能让他还在疯狂跳动的心变得安稳些。

         太唐突了,叶修这样想,会吓到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那还是我自己难受一下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差点摔倒被扶住时的羞涩的样子很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 站在台阶上朝他挥手告别的样子让他忍不住要多看几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把他衣袋里的烟拿了出来,又放了几根棒棒糖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未成年人可不能多抽烟,对身体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叶修心想,沐橙说对了,还真有点酸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喜欢那话唠,要是能分点给我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叶修很生气,他已经记不清上次是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走前,他明明还叮嘱要多喝些骨头汤补钙,才过了一下午,这小屁孩就出来瞎蹦哒。

         索性他也知道心虚,眼睛都不敢和自己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 但他还是不想说话,今天情绪波动太大了,他有些累了。。。果然是年纪大了???

 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在他发呆的时候小孩脑补了些什么,心急火燎地就往他这儿蹦,都快到跟前了自个儿才反应过来要搭把手。小孩,不,蓝河一把揽上他的脖子,白嫩嫩的脸就贴着他的鬓角,他连呼吸声都放轻了不少,怕吓跑了抓不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我想问一下,你缺个男朋友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愣了一下,面上哭笑不得,当然缺了,可我在你这儿都还没实名认证过呢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不管了,到我怀里就是我的,事后就算想反悔也是做梦。



作者有话说:这是很久以前的脑洞了,借着这次活动踩着线码了出来,。每次想起叶蓝只想无脑甜。。。也许剧情太过匆忙,也许中间会有bug,不过看在小甜饼的份上就饶过我吧(・ω< )★




可爱的小蓝不要哭,叶不羞来捋捋毛
⁽˙³˙⁾◟(๑•́ ₃ •̀๑)◞⁽˙³˙⁾